中国古琴大师杨青来厦讲授琴道

2018-03-08

台海网7月19日讯


    7月19-20日,福建首届琴道会在漳州市长泰县的中国龙人古琴文化村举办。今天早上,国际中国音乐家联合会副主席、国际古琴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、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古琴专业委员会(中国琴会)副会长兼秘书长、龙人古琴研究院导师杨青现身厦门参与组织活动。杨青在接受本网专访时表示:“古琴是当今优雅的生活方式,能剔除人们在喧嚣环境中的躁动,抚慰人们内心深处的平衡。”
杨青在中国龙人古琴文化村教弹古琴
 杨青在中国龙人古琴文化村教弹古琴


“君子之座,必左琴右书”


       古琴是中华民族最早的弹弦乐器,是中华传统文化之瑰宝。她以其历史久远,文献浩瀚、内涵丰富和影响深远为世人所珍视。

     杨青说,古琴在历代都占有重要的位置,很多历史名人均弹得一手好古琴,比如孔子、苏东坡、卓文君、李清照等,他们既会诗词,又会弹琴,个个都是满腹经纶、才华横溢的全才。

    “但是,在当今这个喧嚣的城市,已经无法让人沉淀下躁动的内心,现在称得上全才的人已寥寥无几。”杨青进一步指出,古琴重中之重在于教育,其次才是文化的渲染。
    “君子之座,必左琴右书,这是以前文化名人的现象,往往将技艺集中于一身。但现代就缺少这种现象了。”杨青说,缺少了我们就要进行补救,补救的办法就是教育培训古琴,厦门的龙人琴坊就做得很好,十余年来专注斫琴、专注讲授琴道,与厦门大学、华侨大学、厦门艺术学校等学校培养了上千人古琴艺术家。


“厦门有古琴文化基础,台湾古琴就是受厦门的影响” 


       三年前,杨青来到漳州参与组织了由中国琴会、福建省文化厅、福建省旅游局共同主办的首届“中国龙人古琴文化艺术节”,就惊讶于活动的成功举办,也惊讶于厦门竟然有这么一家专注于古琴传承的琴坊。
    “以前真的对福建厦门的器乐很不了解,但经过那次古琴文化艺术节后,我开始研究厦门的古琴文化,原来厦门在明朝的时候,古琴文化很流行,就在那个时候,厦门的古琴文化就传到台湾,所以现在台湾古琴是受到厦门的影响。”杨青说,但是到了现代,尤其是十多年前,厦门会弹古琴的人极少,不过才十几个人,大多数人甚至没有听说过古琴。”


“其实,少儿最应该学的是古琴”


      杨青介绍说,古琴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后,学习古琴的人慢慢多了起来,然而主要以一些公司白领、小资为主,少儿学习古琴的在厦门还非常少。以厦门儿童学习器乐来看,学习古琴的大概不到钢琴学生的万分之一,如果有50万学习器乐,大约也不会超过百来人是学习古琴的。这个主要原因首先是古琴师资在厦门非常少,学校音乐老师可能连古琴都没有看到过,琴行里也基本看不到古琴,而且少儿古琴教学相对来说比成人古琴教学要难,比如要渗透音乐知识、乐理,而这在成年古琴传统教育中的对弹是有区别的,而且比较费时间,其次是目前家长在选择孩子学习乐器时大脑意识中还没有想到古琴。
    “厦门本来就很有艺术文化氛围,我们从家家户户的小孩子从小就开始学习器乐便可窥一斑,他们会选择学习钢琴、二胡、笛子、小提琴、琵琶、古筝等。”杨青直言不讳地说,其实,少儿最应该学的是古琴。
    “古琴的声音非常轻,它是能够让孩子安静下来的乐器。正因为这个‘轻’字真正达到了艺术教育的目的。音乐教育的目的是什么呢?第一任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曾经说过:艺术教育甚至具有宗教教育的功能,只有当“轻”了,它开始和心灵一起成长,它开始真正的安静,佛教里所说静而能生定,定而能生慧。教育的目的是追求智慧,而静这种教育观在现代西方爵士、流行元素下的影响在消失,也在偏离人类美育的目的。对于小孩大脑开发来说,静的训练远远比动的训练重要。”杨青说,“当然学古琴的人,尤其是少年儿童,多一点好,就象一座金字塔,底座越大,顶尖越高,这样能出一些高水准的古琴人才。”


关于中国龙人古琴文化村


      中国龙人古琴文化村位于漳州市长泰县马洋溪生态旅游区,占地1800亩,设有全国最专业的斫琴坊、古琴研究院、书院以及各种文化生活配套,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古琴文化村,就规模与专业性而言,也绝对是空前、甚至绝后的,堪称当代的古琴文化圣地。龙人古琴文化村所做的一切,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走进古琴的世界,领略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,令这片土地成为真正的文化家园。


(台海网记者 陈金龙)



還沒有帳號? 立即註冊 忘記密碼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
注意事项

1、本答题系统仅为网络热身赛,得分不作为入围复赛的依据。

2、网络答题共计50道,每题2分,满分为100分。

3、请于50分钟内完成答题,超时将无法继续答卷。

4、答案一旦提交,无法返回更改,请谨慎选择。

5、每个手机号限答一次,重复答题无效。

6、答题成绩优异者,比赛组委会将送出小礼品一份,敬请留意您的手机短信。